网络麻将风靡舟山人朋友圈 涉案金额超3亿61人成被告

  近年来,互联网和手机应用市场上出现大量棋牌类App,相关推广信息在微信朋友圈、QQ群等各类网络平台盛行。看似普通的棋牌游戏APP,殊不知,其背后是一个隐秘的“赌博江湖”。近日,舟山定海区检察院对“舟山麻将”特大网络开设赌场案中的邹某等29人依法提起公诉。

  网络麻将风靡,代理沦为阶下囚

  2017年年初,一款名叫“舟山麻将”的APP风靡舟山人的朋友圈。金红(化名)在朋友刘娜(化名)的推荐下,也下载了这款软件,后她被拉近一个名为“娱乐汇”的微信群,群里有200多人,几乎都是舟山本地人。

  这款游戏只能通过微信登录,玩家在平台上打麻将,每一局都会消耗一定数量的金币,金币则要向群主购买。这些网络金币并不能提现,玩家只能用来支付玩牌的房间费。

  游戏界面上,有一个“合作”选项,点击进入后,会出现“申请代理”的选项,显然刘娜就是一名“代理”。代理通过买卖金币赚取差价,以及向公司充值达到每月20万元人民币以上,还可以获得一定比例的返利。

  他们在“舟山麻将”APP上开房间赌博,输赢积分,赌好后把输赢的积分以截图的形式发到微信等聊天软件,以发红包的形式进行结算。

  “成为代理非常简单,只要有一个达到一定人数的微信群,然后,就能通过买卖金币赚取差价以及充值获利。”在玩了一段时间后,金红发现这种类似赌博的玩法,并没有什么不妥,于是2017年4月开始,成为舟山麻将APP的一名普通代理。后发展成为“舟山麻将”在舟山地区的一级代理。

  直到,2019年6月案发。舟山警方赶赴上海,摧毁了以邹某为首的网络开设赌场犯罪团伙。同年10月,包括金红、刘娜在内的 61 名犯罪嫌疑人被移送定海区检察院审查起诉。

  经审查查明,“舟山麻将”App约在2016年底进入舟山,最初以送“金币”方式开拓市场,2017年初开始贩卖“金币”。至2018年初,全市注册用户已达22万,线上日活跃用户超过2万。上海某科技有限公司为“舟山麻将”App开发推广公司,后又升级开发了“老西麻将”“苏友麻将”“狮城麻将”等具有分级代理、层层返利模式的几款app。该公司内部组织架构完善,员工分工明确,开发的手机“麻将”等多款App软件涉及上海、山西、河北等多省市。截至案发,该公司从上述软件共实际获利人民币9400余万元,涉案金额总数超3亿元。

  全案被告人认罪认罚,追回赃款1300余万

  该案在侦查阶段,大部分犯罪嫌疑人已经认罪认罚,但是犯罪集团首要分子邹某、王某等始终未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,或是避重就轻地供述,邹某一直称其公司开发app只是提供手机麻将游戏软件,赌博是玩家自己的线下行为,否认其开发软件用于网络赌博的目的。

  “这种棋牌APP,尽管转战手机微信、光拉熟人、输赢不见钱,却遮掩不住非法营利目的。”该案的主办检察官徐敏敏,办理过多起疑难复杂网络犯罪案件,经过仔细审查,她决定突出分化打击。根据犯罪嫌疑人不同犯罪事实、具体作用、认罪态度等因素,制定针对性讯问计划分类处理。对于大部分犯罪情节相对较轻、认罪悔罪态度较好的犯罪嫌疑人,强化释法说理和教育引导,并根据犯罪嫌疑人的认罪认罚表现,提出了精准量刑建议。

  “开发这款APP的目的就是将现实中的麻将馆搬到网络上,方便喜欢搓麻将的人聚在一起赌博。”

  “玩家用金币支付‘房费’后,进入‘房间’赌博,输赢金额通过线下收发红包的方式结算,便于规避打击。”

  “公司对于举报赌博,以绿色游戏、禁止赌博公告等应付,实际并未采取有效措施。”

  ……

  通过该集团技术组、客服组、代理等多名犯罪份子的供述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锁链,再加上电子平台数据、微信聊天记录、银行流水等加以佐证,主犯邹某的犯罪行为得到了充分证实。邹某为该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,开发麻将app的目的也是为了吸引更多赌客,在2017年4月被舟山网警约谈后,为了营利,仍顶风作案,继续在山西、江苏、河北等地陆续推出麻将赌博APP平台。

  “我自愿认罪认罚,请求从宽处理。”在办案检察官的多次释法说理下,以及看到其他犯罪嫌疑人认罪认罚后,得到检察机关从宽的量刑建议,一直拒不承认犯罪事实的邹某、王某,在开庭审理前也自愿在认罪认罚具结书上签字。至此,这起特大网络赌博案件的61名被告人全部认罪认罚。

  检察机关对认罪认罚的犯罪嫌疑人,全部采用精准化量刑建议,有力推动犯罪嫌疑人认罪服法。在审查起诉阶段,本案61名犯罪嫌疑人全部认罪认罚,为了及时挽回经济损失,检察官还督促犯罪嫌疑人争取宽大处理,积极退赃,共追回赃款1300余万元。